• 2010年03月15日■ 呓语 - [不敢文字]

    (没题图)

    1.君卿笑

    君卿无碍
    卧榻唔戏
    定肘见锦
    君品卿
    声震渐
    惊阉人
    告与相
    相谋篡
    召臣子共商
    定计
    雨骤
    宫前鸦鸣
    翻案
    鸦散
    俊卿随相
    君困
    法场日
    君行
    见卿步随频频
    君笑
    卿随
    君笑又见卿
    卿笑终不见
    两思量
    两天地
    笑见
    小人也

    2.小雷鸣

    叱咤隐于闹市
    小童嬉戏不已
    家人见而问之
    小童笑答热闹

    3.大雷鸣

    转而二十载
    小童见长
    听叱咤于闹市
    心烦意乱神迷
    家人见而问之
    小童答亏心

    4.鼠

    叽叽吱 吱——

    5.隐

     

    6.辩证

    纵有凌云志
    怎奈天不高
    徒有凌云志
    奈何天太高

    7.活
    、、//—||┐—

    8.无题
    无正文
     

  • 是夜。
    台风天。
    暴雨疾注,肆虐的狂风。
    竟掩不住这思念绵绵,在他处可好?

    今年春逝,与过往友人携其心中全部家眷前往湿地--深圳红树林。
    那日,云遮日,不见天。台风登陆,树都吹个歪斜。
    雨伞虽大,却顶不住那狂风,翻了去。

    见小童前来玩耍,被风吹得站立不稳,多次趔趄。
    大人忙扶,不料也是一个趔趄,几乎倒地。

    湿地旁水鸟惊恐,忙忙隐去踪影,躲到树后。
    但也有几只不畏大乱纷飞,被风吹得不能振翅,翎羽湿沉,也再难翔。

    如今,虽虎落平阳,却又再占得一“乾”卦,元亨利贞,大吉也。
    解卦有云:潜龙勿用。何谓?
    子曰:龙德而隐者也。

    任狂风不断,孽雨肆虐,也夺不走我智、我德、我想、我身……
    今夜所想,乃一狂人就,可笑谈。

    《悟空·1》

    又是一个500年,捆仙柱前……

    “来看猴子喽!看猴子被虐喽~~”一小童指着捆仙柱上的东西说。
    “小娃娃,你怎知俺老孙是猴子?俺老孙现在还有什么猴子的特征吗!”孙悟空言。
    “怎么没有?一身毛,红屁股,还有一双猴眼在乱转哩!”小童围着悟空打转,看了个仔细。
    “俺的毛都被血粘到一起了。红屁股是他们踢的。眼珠子?哈!连眼眶都被太白金星那老儿用升级版的炼丹炉烧了净!俺还是猴子吗?俺是谁?谁又是俺?……靠!谁是俺谁倒霉!”猴子说。


    远处传来一女子声:“你是孙悟空!”
    “哇靠!你又是谁?今天怎么那么多人啊!你们都是来看俺老孙的狼狈不成?”猴子呲着牙吼道。
    “你……你果然不认得我了……”女子说着就要落泪。
    “哭什么!我招你惹你啦?说!你是不是妖?是不是来迷惑俺老孙,让俺服了玉帝那老儿的!”
    “完了……火眼金睛也废了……!”女子哭着,又说:“我是紫霞啊!”
    “紫霞?什么东东?好吃吗?俺老孙正好饿了,过来让我舔一下?”
    “你以前经常舔我的……”

    导演:靠!不是!是咔~~~!你们在搞什么啊!拍AV啊,舔个屁啊!看好剧本好不好?乱演!扣钱!
    小童:是啊是啊,现在演的完全没我的戏了!我可是三好学生啊!我TMD来拍戏要耽误学业的!你们还乱演!
    小童管家:少爷!不要说粗口啊……三好学生啊……
    小童:不是啦,我在说“甜蜜的”,对!我是带着一种甜蜜的感觉来拍戏的……
    导演:少罗嗦!继续拍!

    捆仙柱前

    “完了……火眼金睛也废了……!”女子哭着,又说:“我是紫霞啊!”
    “紫霞?我认识你吗?有你名片吗?”猴子问。
    “名片……倒是没有,定情信物就有了……你那条紫色的丝巾便是我用天边的紫霞为你织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欲知何时分解,请听本片主题曲……

    主题曲《小龙人之歌》
    我有许多的秘密 就不告诉你 就不告诉你 ...

              
  • 脸毛男第三弹!--之《有时候我想,我是一只毛茸茸的小鸡吧?》 

    突然间,我就消失了几个月。
    据说天蝎座喜欢这套,我不是!
    像躲债一样“躲”着“现实的”事,现实的人。
    我回来了,纵然没了三魂七魄,还有一身皮囊不是?


    我现在所处的城市在五年前我曾经说:“我他妈的再也不想来这里啦!”
    当时心里想:这都他妈的一群什么人啊!
    ——5年前,深圳好像遍地是“奸商”(或者我只碰到“奸商”),言语中永远对你透露着一种献媚的功底。
    只要有利益,不,应该说只要对他有利益,那你就是靓仔、靓女、老板……
    只要没有利益,定会鸟都不鸟你一下,狠狠地把你扔到下水道冲走。

    命运吧?我想可能是。
    我又到深圳了,这里的现实让争强好胜的我很受用!
    老子拿来用了!
    发现,不大好用啊……

    这是个流水账,我没想记录什么,写什么。

    总之这样说吧,几年前看我《重庆飘云》的人(尤其是两位姐姐,还有一位大哥),你们会看到另一部书了,这就是回报吧……

    最近挺幸福的,虽然苦中作乐,但乐得其所,谢谢Z同学。

    另外,谢谢我的上一个,你一直对我挺好,这次可对我挺狠的哦?
    不过没关系,老子是在困难中长大的,一直就不是温室的花蕾。
    祝你幸福吧,我猜到了,这也挺好的,不是吗?
    至少我用心去爱你了,现在也无怨无悔了。
    不用恶言相向,我自问没做错什么。当然我也从中学到:这他妈的就是政治啊!
    谁叫我小学就打破政治老师的眼镜,当着被叫去的家长的面骂她祖宗呢(虽然咱妈也骂了,还把老师脸挠伤了………果然一样的彪悍啊!)?
    所以定然,我政治是学不好的!
    这回懂了些皮毛。谢谢你们!

    由衷感谢彻底伤害我的人,让我体无完肤的站在我的人生中,看清了自己是什么。
    还好,我正好想买件新衣服!
    这旧衣太破太烂该扔了,哈哈。
    困难使我坚强,不然几年前早就暴尸街头了。
    你们喊我去扑街,老子偏不!
    这够牛吧?

    最后,由衷感谢一下BB姐,电话我会在日后打给你的(最近不联系任何人),在我找到我的价值后。我说过你永远是我的姐!
    你教我的东西,如果不是遇到你,可能一辈子都接触不到,会像个傻逼一样的一直撞墙!
    真的谢谢你!虽然你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你给的却比别人给的多许多!
    相形之下,你的牛逼才是牛逼,我的就只剩下逼了……
     

    这是篇近几个月没在我身边的人看不懂的日志,也不用对号入座了,相信你们也不会来这里看了。
    就当没我这个人,你们随意 :)
    我只是想把以前的事情打个包都烧掉,正所谓:我把自己烧了,连灰都没剩下。

    该开始新的生活了……真他奶奶的幸福!

    顺便说一句,这边以后很少更新了,订阅的朋友们可以继续订阅,没准儿哪一天我又像电车痴汉的“龟首”一样的冒出来了。

    祝各位好!不管好的坏的都好!



     

  • 审计署发布今年第三号审计结果公告公布32个部门单位2004年度预算执行审计情况
    http://www.audit.gov.cn/cysite/docpage/c962/200510/1019_962_14697.htm
     “四是巧立名目乱收费。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未经批准自2003年至2004年向有关单位收取使用红十字标志挂牌费、管理费80.73万元;2000年至2004年,所属机关服务中心在赈灾物资采购中向供货单位收取“服务费”778.93万元,且未纳入财务账内统一核算,形成账外账。” 对这些过往数据,我想说:平时如此我们可以“大度”的“暂不追究”,但现在国难当头,死了那么多人,还在死人身上剥衣服,你们丫就是一群盗墓的贼!要吃报应的! 
  • 2008年05月26日■ 现行臭SB! - [对人对事]

    以下引用自:http://simanan1234.blog.sohu.com/88288598.html(著名伪科学鉴定大师司马南)

    震后感言:各种思想无不打上屁股的烙印               司马南       

        地裂山崩,生灵涂炭,三十万同胞死伤,整个人类蒙难,五星红旗半垂,国殇志哀三日。善良的人们在眼泪,哀伤、感动中奋然前行,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中国人民空前团结,表现出世人为之惊叹的凝聚力和行动力。
        偌大民族,十三亿众,手指尚不等长短,
        小小地球,百多国邦,人性着实有大同。
        自地震发生以来,吾族自不必言,来自整个国际社会的同情、理解、支持、关注,超乎寻常,从来是非分明懂得感恩的中国人无不感慨系之。
        然而,这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
        特大地震灾害灾何以降临?
        何以5.12降临?
        何以中国降临?
        何以汶川降临?
        对于这些基本问题的思考与表达,不仅体现出思考者的情感、学养、见识和经验,更可透见各色人等的立场和价值观。人们判断事物的依据,本来应该是客观事实,但事实上,往往是瞄着自己的屁股 (立场),又依据自己的屁股,张开自己的嘴巴。借毛主席句式,这叫“各种思想无不打上屁股的烙印”。呜呼,如此烈度的汶川大地震,某些人敌视中国漠视人民的立场竟然没有颠正过来,足见屁股决定脑袋。
        君不见《明镜》周刊、《明星》周刊为代表的极少数外国媒体对汶川大地震挑拨离间的报道么?他们在奥运火炬境外传递过程中的劣行,“牺牲”了自己多年精心打造的媒体公正形象,却没有达到羞辱中国打压中国的预期目的,反倒让全天下的中国人(尤其是海外华人与80后青年)焕发出更大的爱国主义激情。事实上,德国某些当时因为不了解情况被喷晕了的人后来也开始怀疑:本国媒体是否如自我标榜的那样公正?中国是否如德国媒体描画的那般不堪?
        君不见在纽约法拉盛图书馆门前,声称奉行“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敲锣打鼓为欢呼汶山大地震到来而上演的丑剧么?他们欢呼“天|灭|中|共”,“天|灭|中|国”,强行阻止纽约华人给自己死难的同胞捐款,而他们的行动在当地居然是“合法的”——理由是“经过了主办者申请”,“得到了市政厅批准”。“真|善|忍”,“法治”,都是多好的词啊,生生叫他们就这么糟蹋了。当年声称“发功”要司马南“断腿失明”的那个与唐朝皇帝同姓的神汉,阁下未免堕落的太不成样子了!
        君不见那个满脸堆笑的老和尚,在地震后游走各国伪善地大谈人权么? 5月21日,笔者主持中国慈善总会救助灾区儿童慈善捐款活动,美籍华人慈善家荣海兰从抗震前线抱回了一个名唤小青只有50天大小的震区孤女,同行灾区的志愿者中有一位在京工作的藏族小伙子即席感言,致在场同胞大泪滂沱。我对现场扛着摄像机的外国记者说:“阿坝是藏族羌族自治州啊,你们真能理解哪个满脸堆笑的老和尚,住在欧洲豪华宾馆里,周旋与欧洲政客之中,不管藏族同胞的死活,指控中国没有人权吗?一个不珍惜人命的人,有什么资格奢谈人权啊?”
       君不见,国内有个别人文知识分子地震后第一时间跳得老高,做惊悚状、深刻状写什么“天谴论”么?有网友与之理论,指出其“天谴说”逻辑上不通,建议增补科普常识。我的天真的网友啊,此公“天谴说”显然不同于先民囿于认识局限而生发的误判。今天某些人感慨其要,恰恰就在于借“无辜之不幸”寻衅“有辜之大幸”,他们的分寸感微妙地把握在,不点出谁是“作孽者”确有效地离间了忙于救灾的政府和忧心如焚的百姓。瞥一眼这些人近年的言行,人们其实不难看出他们的主张到底是什么货色。北京人瞧不上什么东西流行,爱用“臭大街”这个词儿表示蔑视,如今“轮|子|神|汉”臭大街了,“人文神汉”尚有市场。“轮|子|神|汉”狂喷诵“李|氏|经|文’能解决人生一切问题,包括生老病死;“人文神汉”则强调“普世价值”必造福中国社会,求得与西人和解。余之见:两类神汉,一线贯穿,表面风马牛,背后气神精。
        君不见,国内某个地质学界不承认其资质,却被哥们儿姐们儿哄为“著名地质学家”的人在震后第一时间向外媒散布“四川汶川强烈地震是大自然对人类破坏环境的一种惩罚”么?他声言,“长江上游岷江建设多座水电站破坏了地质结构,是诱发这次强烈地震的主要原因”。其标新立异的惑众言论立即受到严正反驳——反驳者并非来自政府,主要是来自地质学界内部的科学家。美、加、德、日、法国等地震、地质科学家纷纷发出声音以正视听:水库蓄水或可引发地震,但水库诱发地震非常微弱,大多数都是人们难以察觉的微震,这个因素在水利工程建设中已经被预先考虑在内了。水利专家提请大家注意一个事实,因地震而垮塌的大坝,迄今鲜闻之也。汶川地震,血的教训,当然需要总结,但是极端环保主义者反对水电妖言惑众旨在误导舆论。这十几天,极端环保主义那几个人头面人物,象服用了摇头丸一样,不分场合跳得异常亢奋,前几天某君居然在凤凰卫视窦文涛的《锵锵三人行》中偷塞私货,被窦氏太极推手挡了回去。
        “蛤蟆派”(认为蛤蟆预报地震比地震局专家管用意见群体之昵称)的鼓噪,固然很闹人,但四川百姓遇难,他们和我等一样痛心疾首,单凭这一点,我“哀其不幸,愠其不明”。

        声称已经用易经八卦“正确预测了汶川大地震”,但是“遭到正统学派打压”的那几位年长者的言论,引起了一些思想混乱。但是,他们到底是“自欺欺人”,抑或“揣着明白而欺人”,尚待时日作深入判断,现在存而不论,夫且一哂。
        然而,对于上述五类行为具主观故意性背景深厚却呈不同面目者,笔者可能就没那么好的脾气了。
        列为看官,劳您费神了。

     

    笔者点评:的确很费神。不才,借问:司马大师拥有什么样的屁股?(很蒙,很费神)
    另,25日四川青川6.4级余震,请问司马大师是否可以批判一下“蛤蟆派的蛤蟆们预测误差达四日之多”这件事?